作  者: 陳立夫
中 國 醫 藥 學 之 復 興

  真理無中西之分,文化為世人所共享,對人群無絲毫貢獻者,終必為人所制。

  吾中華為世界最優秀之民族,有五千餘年光榮而有記載之歷史,能集結十億人民為一家,其對於人類生存之原理有獨到之發明,對人類生存之所需──物質與精神兩方面──均有偉大貢獻,其能廣生與長生,豈偶然哉!

  吾人自稱為炎黃子孫,黃帝相傳為醫學大家,神農為藥物學家,源遠流長,吾人對於醫藥智識,應較任何國家為優,乃理所當然。

  不意於吾國受外力之侵凌,內政腐敗,外交無方,淪為次殖民地者幾一世紀之久,物質建設,固屬落後,自信喪失,尤為可悲。

  吾國文化之精義,不能離乎易學,醫學亦難例外,其最高原理為「致中和」,蓋一切莫不在動,亦莫不在變,人體各部,更莫不如此,一旦失去中和,即稱為病,使之回復中和,即稱為健康。因此對於體內相關之部分,研究其相生相剋之關係,遂有陰(--)陽(一)消長之闡明,更有五種基本動態之發明,即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之五行是也。合而言之為一正弦弧,分而析之,為用之於調整之力也。

  每一種藥物是何種路線,生何種力量,進入體內何種部門,均有詳盡之研究,具物理化學二者之功能以治疾病者也。其大部分為植物,其根,其莖,其葉,其花,各依其性質而分別其用達,數千年前已能如此,謂之不科學,不亦自陷狂妄乎?

  民族之健康,繫乎醫學常識之普及,對於每種食物之有益於身體之某一部分,上一代人均能言之鑿鑿,苟無西醫藥之輸入,及西醫之數典忘祖,當不致對於自身之醫藥問題置之腦後,更不致借政治力量打倒中醫。

  民族自信心之喪失,由於外力者半,由於自棄者半,苟無 國父之大聲疾呼,恢復自信,苟無 總統之親身領導,取消不平等條約,還我獨立自由,則民族文化之復興,猶屬夢想。

  在文化復興運動推行之中,吾人對於中國醫藥問題,究應採取何種態度?余認為中西醫藥界,應採取誠意合作態度,使數千年流傳下來之中國醫藥經驗,再加一番現代科學方法之補充說明與實驗,務使數千年以人為實驗所得之寶貴結論,不致虛擲,繼續為全人類謀福利,同時現代通用之實驗方法,可使望聞問切更增確實者,不問中西醫生,均應學習與採用,以符合「文化為世人所共享」之原則。凡能以現代科學方法,闡明中醫之學理,分析中藥之功用者,均有助於文化之復興,且有增益國家之光寵,衛生行政當局,應予獎勵,以示其對於中醫之態度有所改變,無須待外人之注意而隨之注意,如針灸然。此類崇洋媚外之心理,必須根除,國家始有復興之希望。

  總之,殺人方法,愈少愈好,治人方法,愈多愈好。用麻醉藥可以開刀,用打金針,亦可開刀,兩者固可並行而不相悖者。服阿斯匹靈,可以去寒,服桑葉薄藥湯,亦可去寒,何以必以前者來打倒後者?何況前者在農村中既貴而又難得耶!吾人苟能多為窮人著想,為國家經濟著想,應從良心上之自知有所選擇也。

  總之,惟有中國文化中有:「道並行而不相悖」之偉大思想。因為吾民族具有「大剛中正」之特性。惟其大,故能容;惟其剛,故不屈;惟其中,故不偏;惟其正,故不邪。有英美派、德日派之分者,源於西方之狹窄觀念而來,非中國之精神也。祇求能救人,不必分派別,祇問其有效,不必分中西。「將吾國固有之道德智能,從根救起,對西方之物質科學迎頭趕上」,才是我們的正確態度也。

  醫為仁道,而非謀利,乘人之危,攫人之財,其行可鄙,其心可惡,非吾國道德之所許者,惟以商業為中心之西方社會,始有此事,不必學也!

  中國文化,漸漸為世人所重視,則中國醫藥之學,亦必隨之而為世界所注視,吾人將待他人之發掘而隨聲附和乎?抑莊敬自強迎頭趕上,以期有所貢獻於人群乎?此則為諸君之責任也!



諮詢專線:886-2-2823-6412 ∣ 傳真:886-2-2823-6412 ∣ 郵政劃撥帳號:19122421 ∣ eMail:ctmd01@gmail.com